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冷月清辉满阡陌

作者:5分赛车 发布时间:2021-02-12 20:54

  今晚在家里陪妻看电视《乘风破浪的小姐姐》,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稻香渔歌,在这满月的光里,总该有另一番样子吧!于是给妻打一声招呼,出门右拐而去!

  月亮渐渐地升高了,小区孩子们的欢笑也已经听不见了,瞧一眼客厅朦朦胧胧的灯光,我轻轻地轻轻地拉紧沿帽!

  沿着小区炒石小路而行,小区出口拐角处映着一缕灯光,是防疫人员正在值勤!过了十字路口一直往前行,是一条幽僻的路,白天也少人走,夜晚更加寂寞。路的左边,是一户人家拆走后留下的空林子,有三亩的样子,蓊蓊郁郁的。其中还有几座坟墓,阴森森的,有些怕人!白天的时候我也不敢看那几座坟,晚上更不敢看了。虽然今晚有月光,我还是提着小心,侧着头,尽量不往右边看,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放着音乐《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》,壮着胆呢!

  清辉满地的田坝只我一个人,这一刻,天地好像是我的,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,到了另一个世界里。

  我爱热闹,也爱冷静,爱群居,也爱独处!爱开玩笑,也爱扪心自问,像今晚上,丢下老婆,沐浴着月色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!白天里的一切,现在都可不理会!这是独处的妙处,我甚是受用这无边的孤独,施施(

  朦朦胧胧中,依稀可见几群鸭子,有的伸着鸭颈,有的把头插在翅膀里,偶尔传来几声公鸭的嚊嚊声,声音异常凄冷,仿佛有人在呻呤,不由得毛骨悚然起来,我有些后悔一个人出来!

  远处的田埂边,站着几只白鹤,月光下白得耀眼,如刚出浴的美人,羞涩地伸着长颈,不时啄着小长沟里似有似无的鱼儿,“呼”地飞走了一只,我吃了一吓,抬眼望去,再也寻它不着!但我还努力地寻着,寻着!

  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抹了蜜似的,随着薄雾而去!起雾了,弥漫的是错落有致的蔬菜,模模糊糊中可见宽宽的叶子,零星地点缀着些黄花,袅娜地开着,也有一团团的,我疑心是花菜,似乎看见露珠从叶子上滚落,如琵琶奏过,如洞箫横吹,如针似的声音!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我几乎可以确认是老鼠!成一条直线,不断地滚过去,滚过去了!

  远处有一串灯发着冷白的光,我疑心有人,走近一看,灯在里面,隔着玻璃,原来里面是大棚蔬菜。那红的象火,粉的像霞,黄的像绸,海椒上挂着露珠,我似乎听见嘀嗒一声,海椒崩开了,丝瓜藤缠绕着,苦瓜藤延伸着,有几处黄花,羞涩地打着卷儿,如含苞待放的姑娘,似乎隔着玻璃也闻着了她的体香!使劲地吸了几口,自己不觉陶醉起来!茄子本是肩并肩地挨着,紫色亮着的小蓇朵,抻开几片叶子,这便宛然有一道凝碧的波痕,那是上边在细细地喷着的水雾,水雾蔓延着。

 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油菜叶上!每株油菜之间,笼起了清纱的雾,路边高高低低的树,落下斑驳的倩影。

  薄薄的轻雾浮起在鱼塘里,彩旗飘舞着,有红的,有黄的,有大红的,有浅红的,居然有白的,大约有一百来面,都围着鱼塘,我总觉得有点像招魂幡,就象西藏庙前的!

  远处十几幢琉黄琉黄的,有些近似蒙古包的,是钓鱼的居所。据说钓鱼的人儿在里面可以边打麻将边钓鱼,一心可以二用!弯弯曲曲的栏杆,在月光下拖着疲惫的影子,多像瞌睡人的眼!鱼塘里有什么在蹿动,该不会是一条大鱼吧,忽然传来“唧”的一声,原来又是一支老鼠被白鹤啄着了!晚上我一般不敢看水池水塘的,我总是疑心有水蛇窜出来......

  这时,听到了一串歌声。该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牵着徐峥在树下轻歌曼舞吧?音乐低沉,又如箜篌,忽而轻快,如钢琴和鸣,如潺潺的流水声,又象是姑娘们在窃窃私笑!我似乎看见了王茜,又看见了张馨雨!小姐姐们,可否走出来,一睹你们的芳颜!

  艺术中心的探照灯肆意切割着夜空,朝着沙渠方向,径直射进了苍穹,直到目所不能及的深处。光束扫过之后,夜空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——依然月明星稀,浑然一体。

  忽然,看见不远处杵着几堆黑乎乎、似人非人的东西,经风一吹,踢踢嗒嗒地响,我身上都吓得起了鸡皮疙瘩!凑近一看,恍然如释,原来是稻草人,白天曾看见的。成千上万只麻雀欢快地啄着油菜种子,不到一天,吃净了十几亩种子!再撒再吃,放了十几处稻草人,还吃,还吃,吃得那个承包人翻白眼,吹胡子!还只能吆,不能打。大声一喊,腾地飞起,挡了天空,遮了大地,煞是威武而壮观。人离去后,它们又翩然飞来......唉,恼人的麻雀!

  青农创业中心还有人影流动,似乎有人还啜着咖啡,呷着热茶,雾气弥漫在玻璃上。更有曼妙的倩影晃在柱上,光与影和谐着,旋转灯翻卷着年轻人的世界,是那位咖啡厅漂亮姑娘!几十元一杯的咖啡,坐它一两个钟头,有人时不时地调笑着,放着浪,撒着娇,直盯着吧台,也许醉翁之意不在咖,而在于那位秦岚式的奶茶姑娘!而楼下的自助厅少有人去的,其实楼下花草芬芳,惬意舒适,端着咖啡,不时呷一口,咂咂着嘴,翘着二郎腿,安逸得很!

  牟灰窖那边传来一阵鸡叫,不象公鸡的打鸣,像是有人在抓不下蛋的母鸡,拴好放在背兜里,等明天就逮到街上去卖或去杀了吧?那个未拆迁户,儿女不在身边,老两口种粮种菜,养鸡养鹅,就等他们回来拿。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  那一大片的白,是农场露天电影院的银幕。天冷了,这里没有了往日的喧嚣,唯有一地清冷的月光。不禁想到了“世态炎凉”这几个字,人的一生不就是冷冷热热、起起伏伏的循环吗?

  客厅只留了小灯,有些昏暗,静极了。妻已熟睡好久了。我正想抬手敲门,不禁哑然——自己带着钥匙呢!


5分赛车
上一篇:三峡夜话|过年的气息   下一篇:「网络中国节·春节」敦煌:景区“留人”年味足